阅读历史 |

飞鸿雪爪 第164节 (第1/4页)

加入书签

盯着榻上睡颜,看了半晌,心头一软,微仰头,心头又补了句:我就欠你的,怎么了。

不留神,炙烟,将她商丘烫着,她慌忙拿远了些,吹开商丘上落的热灰。

太阳穴复又抽痛,疼仍不见好,索性作罢。

垂头时,复又想起他轻吻自己腿与足踝,神态虔诚小心,如剑客亲吻心爱的剑。

“如剑客亲吻心爱的剑。”她回味这几个字,不由笑起来。

她亲缘淡泊,有人说尹宝山将她送给师父,是送了他一把趁手兵器。

从前她没觉得这说法有什么不妥,便就当自己是把剑。剑本没有善恶之分,全凭持剑人心术。幸而落在师父手头,终没有令她误入歧途,亦渐渐开化了她的心智。

可兵刃就该物尽其用,故她也从不怜惜自己。始终觉得,如有一日,与师父一般,英雄就义了,便是最圆满的一生,从未想过,会有人拼尽性命将她寻回。

正如当初那个少年将长生交到她手头时,她也以为,自己受人珍视如这手头神兵。

后来,以为世人百般珍视的神兵于他,不过也是可随手赠与的寻常物件,只故才会失望之极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关闭